南粤古镇千年南雄 历史最为悠久的梅岭古道


2014-10-21浏览: 2,769

南雄,是一个厚重的城市。且不说那数千年来令无数南谪官员凭山嚎啕的梅岭古道,也不说那百姓人家由此而出的珠玑古巷,单是县城边那一条长达数里的街道就见证着古城曾经的繁华和变迁,街道由短而长,一长再长,并非一朝一夕,实非易事。
作为南粤古镇,一个“古”字几乎伴随着城市的全部。在历史最为悠久的梅岭古道,移植了许多应景的梅树,在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一砖一板堆砌的路面,古道崎 岖,沿着山势修筑起来。在阴雨霏霏的日子里,又是暮霭时分,石板、台阶、青苔、石壁、山上茂密的森林、路边小沟的流水,还有道路两侧矗立的山体,很是容易 有时空的交错感。走入其中,我脑海总是浮现出这样的场景,一边是进京赶考读书人,青衫已被汗水湿透,背着行李,蹒跚在崎岖的山路,赶往那梦想中的功名;一 边是南迁官吏,满面愁容,步履维艰,对前方无尽的道路和未知的未来充满恐惧;时不时,一阵马蹄声响起,满身甲胄的战士风驰而过,精心呵护着马背上的妃子一 笑。

南粤古镇千年南雄 历史最为悠久的梅岭古道

走进另一处历史,几条弯曲的小巷子,数排古旧的房子围绕着湖水紧紧地挨在一起,再架起一道门楼,修建几条桥,挖出一口古井,建起一座白塔,配上村口的两棵 大榕树,这便是珠玑古巷了。古巷中,传承着历史的并不是新修的各姓宗祠,而是年久失修的矮旧房子,那里予人无数的叹息,也同时寄托着无数的希望。可以想 象,在那个战乱的年代,一群流离失所的人们在这里聚集,然后从无到有,重筑自己的家园。在这个家园,有多少户人家便有多少个姓氏,但人性最光辉的一面在这 里展现,他们把房子紧紧地修在一起,彼此间相互取暖,犹如一家,情同手足,共度时艰。时艰终究会过去,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孙便从这里出发,向着广阔的南粤大 地挺进,把人间的烟火散步到各个角落,成就各自的传继。若干年后,他们已经不再,他们的儿子、孙子,乃至数十代的重重孙子都已经不再人世,但一代一代的传 承让他们的后人依旧沿着族谱上的片言只语找寻至此,以此为载体,以想象而缅怀,向先祖们致敬。
人在历史中不断辗转,不断传承,城市、山林同样如此。南雄的北边是林区,众多乔木、灌木生长于此,出产着当地最鲜美的冬笋,众多动物在此间怡然而乐。帽子峰林场, 在南雄之北,群山之间。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,走到尽头,在一片青山的最青处,一条绿水的最绿处便是了。那里游人稀少,山色浓郁近乎墨色,绿水波澜不起萦绕 其间,林间宁谧幽静,几乎连鸟叫声都听不到,眼睛触目所见,均是绿油油的一片。想看看树林间的情况,但枝叶遮天蔽日,几乎没有一丝缝隙,竟全然见不到林中 景色。从林场入口驱车拐了几个弯,眼前豁然开朗,两排八十年代典型的小洋楼相互对峙,中间一条笔直大道,两旁全是银杏树,仿佛到了某个大院。三十年前,凭 借富饶丰产的森林,农场第一个修建洋楼,用上水电,引入自来水,搭起了卫星电视,建起了自己的酒厂。可以想象,那个年代,这里肯定是人声鼎沸,充满荣光, 令人艳羡。然而,短短数十年,人员外迁,这里留下一排房子,仅有的留守人员艰难地守护者往日的荣耀,孤独地守望,弃之情不舍,留之心难平。

南粤古镇千年南雄 历史最为悠久的梅岭古道

农场旁边有数个小山村,大部分年轻人已经外出,留下的依然保留着传统的生活模式。当地地热资源丰富,村中便有一汪温泉,村民把泉水引出来,搭上棚子,变成 了简陋而热闹的澡堂子,村民沐浴冲洗、淘米洗菜、杀鸡宰鸭全在这里进行。在泡澡期间,池底热水泉涌,残留在池中的米粒已经煮成饭粒,在水中沉沉浮浮,而池 面弥漫着硫磺的味道,还看着一名村民拿着一只竹鼠在泉水边宰杀,亲身体验人与鼠同浴一池的原始。
南雄虽位于粤北,但四周均是群山屏障,听闻从未遭受大灾,千百年来风调雨顺,是一贯的鱼米之乡。当地富饶的出产和千百年来悠远的历史造就人们的大气和豁达,虽然山区的经济落后于珠三角的,但和蒙受韩公教化的潮州类似,醇厚、和善、礼教、沉稳、安逸在其中随处可见,人心不急不躁,清心寡欲,知足长乐。虽然 有群山为屏,但地接湘、赣,又在山间林区,这里的冬天特点是冷、湿,使得人们极为嗜辣,做菜喜用紫天椒,且用量颇大。酸笋鱼、煲仔坑螺等菜色均以大量的辣 椒打底,并且要把辣味全部煮开释放出来,让人越吃越辣,越辣越吃;街头食肆,常常可以看到一边吃辣一边抹汗,夹一根辣椒,再加一口啤酒的。


韶关南雄旅游咨询报名 13560032807 (手机/微信同号)
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52995350
  • 相关内容